AG8手机客户端

輕工重器誕生記(一)
發布時間:2018-02-08

1967年我廠生產的第一台C型供料機.jpg

【編者按語】

從今天起,向朋友們推薦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。隻所以感人,首先是文章中講述的故事完全是發生在淄博大地上的真人真事。作者以報告文學的紀實手法,展現了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一家國有企業——山東省輕工業機械廠,如何在貧窮落後的環境下,通過測繪創新,團結協作,在極其簡陋的條件下,製造出我國首台套行列式製瓶機,添補了國內空白,從此結束了中國人用人工吹拉製作玻璃瓶罐的曆史。

本文作者張一民先生,出生於1950年,高中畢業後1970年招工到山東省輕工業機械廠當工人,工作期間勤奮自學,取得大學函授文憑,後任技術員,工程師。張一民先生性格執著堅韌,利用業餘時間撰寫機械鑄造專業論文一百餘篇,逾百萬字,發表於國內各專業雜誌。

尤其令人感動的是,年逾花甲幾近古稀之年的張一民先生,不熟悉電腦打字,退休後筆耕不輟,楞是用筆和紙,一字一句寫出洋洋數萬言的文章。在創作本文之前,作者曾參與所在輕機廠廠誌的編寫,其間積累收集了大量珍貴史料。因此,本文每個情節均為事實再現,均有據可考。每個人物均確有其人,真名實姓。這些活生生的人物為我國建國初期的工業化建設做出了貢獻。

感謝作者,不僅為大家為後人提供了這方麵翔實的研究史料,也為廣大讀者提供了令人動情的文學作品。


報告文

輕工重器誕生記

——中國第一台製瓶機製造紀實

(連載一)

作者/張一民

責任編輯/東山勞野


引子: 總理的承諾

這是一段發生在山東周村的真實故事。

公元1963年的國慶前夕,阿爾巴尼亞人民的領袖恩維爾.霍查,應邀到中國訪問,在北京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見和周總理的熱情招待。那時,兩個社會主義的國家,有著兄弟般的友誼。

在北京的訪問期間,霍查一行被安排到北京第二玻璃廠參觀,聽著"噗哧""噗哧"的撲氣聲,看著成千上萬的啤酒瓶從網帶退火爐上滾滾而下,使阿爾巴尼亞的人民領袖目瞪口呆。聯想到自己貧窮的國家,至今連一隻啤酒瓶也做不出來。

回到賓館,心急如焚的霍查緊急約見周總理。國慶前夕,周總理手上的事情一件連著一件,可以說是日理萬機。得知霍查的要求,很快趕到了賓館。

一見麵,霍查便急切的向周總理訴說在二玻參觀訪問的感想,並懇切地提出讓中國人民支援他們一條玻璃瓶罐生產線。考慮到和阿爾巴尼亞人民的友誼,周總理十分爽快的答應了。送走霍查,周總理便找來了援外辦主任劉華,談及此事。劉華一聽,頓時愣了,說:"總理,到目前為止,我國還不能製造玻璃瓶罐生產線,前幾年我們剛進口了兩條線,一條是霍查見到北京的二玻的生產線,是從蘇聯購買的。另一條是從美國進口的,正在廣州玻璃廠使用。"

周總理聽了匯報,也覺得為難,略作思忖告訴秘書,請孔祥貞來。孔祥貞是輕工部的部長,主管全國輕工產品。孔祥貞來到,聽劉華談及此事,笑了笑,對周總理講:"總理,沒有的東西我們可以造啊。""有把握嗎",周總理沉著冷靜的追問。孔部長說:"恐怕時間要長一點,給我三年時間吧,三年後我向你交令。"

時間不長,輕工部關於自行測繪設計製造玻璃瓶罐生產線主機--製瓶機的報告送到了國務院,周總理在報告上批了一句令人振奮的話:"中國人一定要製作出自己的製瓶機。"

從此,開發玻璃瓶罐機械的工作,在全國拉開了序幕。

孔部長雖然接了令牌,但心中也犯嘀咕,全國有二十幾家省輕工廳,交到哪個省辦方便一些。麵對全國地圖,孔部長的目光漸漸盯在了山東省的位置。嗯,山東靠近沿海,資源豐富,有可靠的工業基礎和玻璃工藝品生產製做的傳統技術,此任務非他們莫屬,孔部長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,確定了目標。

時任山東省輕工業廳廳長柳青,是三八式的老革命幹部,接到輕工業部的任務,又聽說是周總理批的,興奮得不得了。心中打定主意,一定要提前完成任務,絕不能讓總理失望。在計劃經濟的年代,這樣急迫的開發項目,廳黨組也要慎之又慎地考慮交給那個廠生產合適。柳廳長猛然想到了位於周村的山東省輕工業機械廠,是廳裏的直屬廠,有事好商量。這個廠組建四年了,是為全省53家造紙廠生產配件的,這個廠基礎好,技術力量也挺強,聽說還有個姓羅的工程師,是個挺有辦法的人。柳廳長將廳黨組的想法向孔部長作了匯報,孔部長說:"這件事,先不要告訴他們廠,我最近抽時間到廠裏去看一看再說。"

1963年,是三年自然災害最後的一年,饑餓仍然像幽靈一樣盤繞在人們的心頭,輕機廠是個新建廠,人多設備少,連起碼的居住條件也不具備,大部份職工租賃了周村祠堂街的一片民房,這片民房高矮不等,破門陋巷,僅僅能擋風寒。山東輕機廠剛開張時,沒有主導產品,零星產品又打不開銷路,生產無利潤可言,資金短缺,當然修不起廠房,也改造不了職工的宿舍區,何況在那個歲月裏,填飽肚子是第一位的,住的條件好點差點便無人過多的計較了,大家都一樣,誰也不說誰。

窮嗬,隻有一個好處,無需防賊。這幾年來,宿舍區沒有發生過盜竊案,有些人家便沒有養成出門鎖門的習慣,周村街上的小賊也不去滋擾這貧民窟,知道這裏沒有油水。

山東輕機廠的艱難困苦,已經引起了省輕工廳的重視,但省輕工廳在計劃經濟時代也改變不了這個廠的現狀,隻有找機會給這個廠,上開發項目,生產創造利潤,才能走出饑餓的廢墟。開發製瓶機項目的消息不徑而走,輕工廳的某些領導有意無意的向輕機廠透露了這個信息,盡管饑餓仍時刻威脅著輕機廠的每個職工,但這個消息是振奮人心的,就好像給垂危的病人打了一針強心劑,具有起死回生的妙用。

衛有新是生產計劃科的科長,自然能接聽到這個信息,但他此刻卻興奮不起來,正滿腔懊惱,一個勁地說:"我真倒黴嗬,老娘和老婆都病了,兩孩子餓得水腫。去買麵,麵撒了一地,到晚上吃什麽嗬。"一邊說一邊掉淚。科裏的人知道他辦了一件蠢事,也不好勸他什麽,年輕的辦事員王景雲就問上了年紀的老周是怎麽回事,老周告訴小王:"上午,衛科長借他的自行車到糧食局買麵,糧食本上還有14斤麵,是這個月全家人的口糧。衛科長剛學會騎自行車,歪歪扭扭的騎得挺慌。麵是買到了,但沒有紮牢口袋口,騎上車子就走,又不敢回頭看,結果麵就撒了一地,就象一條白色的石灰線。老衛當時就懵了,急出了一身冷汗,這年月,糧食比金子還金貴嗬。你有錢,沒有糧本到哪裏也買不到糧食。一家老小的口糧讓他給丟了,這個月他一家子吃什麽,他能不急嗎?"。老周說完,也顯得十分同情,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。王景雲是個熱心腸的人,聽了老周的一席話,轉身對衛有新說:"衛科長,你別著急,過幾天,我就要調往濟南了,手續都快辦好了,在修配車間那邊,我利用空地種了兩溝地瓜,都長大了,就送給你吧,多少對大人孩子有點用。"

衛有新一聽,眼睛一亮,立即對小王表示感謝,說:"我明天就去挖地瓜,正好沒有飯吃,兩個孩子餓得抱著腿直叫爸,說餓得慌,這兩溝地瓜可救了我一家人的命嗬。"

這天晚上,睡夢中的衛有新口中念念有詞,做著津津有味的地瓜夢,幾次被老婆推醒:"你嘟囔啥,還叫人睡不睡覺。""我夢見又大又圓的地瓜了,真好吃嗬。"朦朦朧朧的衛有新興奮地說。

一大早,他和大兒子帶上鐵鍁、麻袋,果然順利地挖回來大半麻袋紅皮的地瓜,其實兩溝地瓜還剩下半溝,其餘的都被饑餓的人偷吃了,有這半袋地瓜也可以吃幾天了,衛有新告訴老婆,先吃小的,後吃大的,大的好留。疾病纏身的老婆自然知道怎樣分享這來之不易的寶貝地瓜了。

老婆工作,孩子上學,門自然未上鎖,煮熟幾塊小地瓜,放在筐子裏,蓋上塊布就順手放到小桌上了。

(未完待續。如果喜歡本文,請在"寫留言"一欄注明,小編將全文發送到微信號)



作者簡介

QQ圖片20170124095105.png

張一民,出生於1950年,1970年高中畢業後招工到山東省輕工業機械廠當工人,工作期間勤奮自學,取得大學函授文憑,後任技術員,工程師。本人性格執著堅韌,利用業餘時間撰寫機械鑄造專業論文一百餘篇,逾百萬字,發表於國內各專業雜誌。



責任編輯

QQ圖片20170124095128.png

東山勞野,本名李廣。1951年出生,76年畢業於山工大。先做工程師,後轉事政法。律師執業三十餘年,排憂解困千百家。年近古稀不言老,解甲未下馬。植根齊魯大地,生於勞苦人家,傳統伴隨叛逆,狂野夾雜文雅。自詡東山勞野,正是鄙人在下。



關於AG8手机客户端
公司介紹
企業文化
AG8手机客户端品牌
發展曆程
公司位置
公司反腐條例
公司榮譽
生產實力
產品與服務
玻璃瓶罐機械
建材機械設備
電氣控製
 
備品備件與大修服務
客戶培訓
畫冊下載
客戶資料下載
人力資源
培訓與發展
福利待遇
社會招聘
校園招聘
員工風采
媒體中心
公司動態
行業資訊
閑置物資招售
視頻庫
展覽動態